可以的話,真不想回到複雜的城市,每天也只能仰視一小片天空。

小時候一直憧憬在蒙古草原策馬奔馳,沒想到竟是先到西北體驗絲綢風情。像吃了出奇蛋一樣,這次旅程滿足了我兒時很多願望,倍感驚喜。第一次到長城、黃河、莫高窟,第一次騎駱駝……無數的第一次,造就讓人懷念的旅程。說來奇怪,明明只是第一次來,卻像很久以前就來過,也好像之前已騎過駱駝。若要說是旅行,倒不說是回家。不然,又怎解釋那種源源不絕的感動呢?而且西北人豪爽直率,可以的話,真不想回到複雜的城市,每天也只能仰視一小片天空。

要數最懷念的地方,一定是敦煌。在狹窄的城市土生土長,一到沙漠,仿如鮮見世面的籠中獸,期待又略怯。看著連綿不斷的沙丘,聚沙成峰,難以想像張騫等出使西域的人,在茫茫沙海中仍敢於進發。天蒼地茫,沙塵滾滾,難怪千百年來文人總愛寫西北風情,想像奇特。看似是寸草不生之地,實則造就漫天閃爍的人文瑰寶。和我漫步黃沙感受和煦旭日的駱駝大哥,總是前足跪下後,過一陣子才跪下後足,彷彿是確保我有落地的心理準備。駱駝隊徐徐上山,駝鈴叮叮作響,看著駝隊緩緩作動的影子,一切憂慮就像就此被埋在沙底,時間就此停頓。

後來我們一行人去玩滑沙,雖說付款後可玩無數次,但當我拉著滑板再上去時便後悔了。拉到差不多到沙峰時,已經沒有梯級,路愈發陡峭。而沙漠上本已舉步難艱,我幾乎是原地踏步。沒吃早餐的我漸感力氣不足,但總不能就此在半路站著,只得硬著頭皮繼續走。幸好有同學還在沙峰上,伸手拉了我一把,不然真的爬到欲問「今夕是何年」時也未到達。

然後我們去到月牙泉,沿路盡見楊柳隨風起舞,配上《月牙泉》一曲,彷如穿越時空一樣。我和幾位同學坐在月牙泉附近的沙丘,烈日當空下的沙竟是沁涼的。遠眺「沙漠之眼」月牙泉,我忽然看到一位身穿紗裙的女子,在泉上漫步,以腳尖點起漣漪,吟唱《月牙泉》的句句歌詞,細細訴說遙遠的故事。張大耳朵,細心頃聽,迎面吹來的,是千百年來的傳奇撼動,真想就這樣一直看著她,那兒也不去。

茫茫大漠,人是多麼渺小無力。

茫茫大漠,人是多麼渺小無力。城中日夜上演困獸之鬥,拼搏得來的「成就」,也不及這刻的平靜。中學時,一直堅信「向著標杆直跑」,身邊總有明確指示,不愁沒有方法向目標進發。人到大學,漸感迷茫。從前的目標、夢想都變得朦朧,但當我想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、將來的路又該怎樣走時,時間之輪依然緩緩進迫。在連綿不斷的沙塵中,前人究竟以怎樣的信念,面對沙漠的種種未知和突發?沙塵暴突襲時,他們可曾動搖,後悔踏上絲路的無盡旅途?即使他們怯懼大自然的威猛,也該有勇氣對自己的決定承擔。所以,不論在旅途中有多少始料不及,他們也不會就此在半路站著。只有繼續走,才會有出路。

從前有個老漢在鳴沙山下種幾畝西瓜,很受歡迎,連龍王也化身為人來品嚐。某年沙塵暴來襲,瓜地受到破壞,只剰一毫不起眼的瓜秧。龍王見此,便化為老伯,叮囑老漢要留住瓜苗。過幾天,鳴沙山下再次綠樹成蔭。

這是月牙泉的傳說。或是,還有更多的美,我尚未聆聽?曾經的澄藍純真,如今卻因旅客漸多而變得沙黃。明明渴望有人聆聽、明白,她卻戴上面紗。韻美依然,美貌不再。若果往後人湮因而變得稀少,在自我保護的角度來說,又是否如她所願?多年後,我或許會忘了沙礫湧到鼻腔的痛,忘了在沙漠的舉步難艱,剩下的,是愀心的痛,感動依然。

文: 牙膏

本文轉貼自Sparktake App 分享區中的十點新文,每星期一、三和五的晚上十時,我們都會為各位用家推送一篇和心靈、思考以及閱讀有關的文章。

[block id="lean-blog-under-area"]

Note: Your password will be generated automatically and sent to your email address.

Forgot Your Password?

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'll send you a link you can use to pick a new password.

0

Your Cart

Bitnami